盐味鱼

过激瑞右发言bot
废话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多

先暂时全部自己可见了

(怂狗落泪)

我本来真是想欺负美女的真的,什么mob了,轮*啦,**啦,***啦。

然后一动手就开始迫害处男。

(我是屑,我自首。)

写了一半的nazi组

美女欺负处男的桥段嘻嘻嘻嘻嘻

其实我喜欢欺负美女,真的。

但是我太喜欢欺负处男了对不起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哇哇哇











        Morty站在Rick有些空旷的办公室有些紧张。

       墙上挂着些Rick与那些形形色色的人们或是握手,或是举杯相碰,或是拥抱的照片。

        还有代表国家的旗帜。

       桌前的Rick只是低着头看着那份文件,转着那根雕花钢笔。

        过分沉默的气氛让他只能又偷偷的瞟着那张办公桌。

        台灯,散乱的像废纸一样的文件,还有花瓶里快枯萎的花。

        以及……那根被被把玩的钢笔。

       不知道对方是不是察觉到了他的视线,将钢笔放在了桌上,然后用指头缓缓的蹭着笔身,轻柔像是抚摸。

        就在Morty不自觉的放慢了呼吸要跟那根手指一个节奏时,又发现Rick用曲起的指节一下下轻敲着笔杆。

       渐渐的心跳都被敲得开始加速,Morty仿佛能听到耳畔传来声响。

       浑身的血液都在不正常的聚集到大脑。    

       下一个动作直接让Morty死死咬住了下唇才能不让自己的奇怪声音漏出来。

        那只骨节分明的手一把捏住了整只笔,大拇指堵在笔头打着转 深蓝色的墨水在指肚晕染开来。

        现在没人会看不懂这样明显的暗示了。

        青涩的男孩只能夹了夹自己双腿,将自己的头低得更低些,直愣愣的盯着自己的靴子尖,这样才能藏得住自己滚烫发热的脸和似乎有些抬头迹象的裆部。

       “Morty?”

       似乎是因为太久未开口说话,干涩的喉咙让发出的声音低沉和沙哑。

       为了止住自己的发抖,可怜的小孩只能死死的掐着自己的手心。

       他甚至不敢抬起头看向那双眼睛。

       “叫我来,是有—有什么事要吩咐吗?”

        尽力避免的结巴又出现了。

        说完后Morty又使劲咬着下嘴唇。

        “我叫了你来?啊……似乎确实有这件事。”

        他听到了钢笔被盖住了笔帽。

        “为什么不抬起头呢?”

        又是,又是这声音,这让人浑身发软的该死声音……

        “是。”

        “我们私底下就不用这样拘谨了,靠近些吧?”

        Morty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Rick把那只钢笔推到了一边,双手交叠着撑着下巴看着对方。

        最终,Morty还是迈出了步子,走得更近了些。

我没了

我家搞老头单箭头:我捶地痛哭捂住自己的胃感受胃部痉挛然后骂自己好贱为什么嗑这种cp

对家搞老头单箭头还不打tag专门狙我:胃 · 部 · 爆 ·  破

我吐了,发现lof开始搞限流了,真是吐了

算了算了,去ao3了,我不配用lof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对家开车能不能打·c·p·tag!!!!!!!!!!!!!我瞎了我没了我瞎了我没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每次看到神仙产粮后除了结结巴巴的尖叫

还有反思

我这么菜,为什么要产粮呢

我这么菜,怎么会认识那么多神仙老师呢

我每天和蛙老师聊天能聊一百个脑洞(夸张)

最后写出来都是最糟糕最黄的

得出结论:

我是烂人。

搞个置顶

因为到现在还跟疯了一样的喜欢老头所以搞个置顶

R右固定

会涉及的东西有:

水仙/骨科/乱七八糟的拉郎

废话很多真的很多

话痨的要死真的很喜欢在评论开聊

虽然搞骨科但因为是过激单推所以对M的好感度非常低(从日常废话里都能看出来)



咱干啥啥不行,瞎踩油门第一名。

没了,啥时候要加下次重新编辑吧。

(我就是想凑到第60条废话)

Evil组的ooc脑洞!含个人幻想

(虽然不知道什么原因但是)两个人一起去了猫咖的故事








         EM和ER在店里肯定会被其他客人偷看的,因为EM的眼罩和ER的疤都很惹人注意。

        ER看上去是会点美式的人。(只不过会加整整一包糖)

        EM是中规中矩的苏打水。

        虽然EM(在普通人类眼里)看上去比ER正常和温和的多,但店里的猫咪见到他就绕道走,他强行要抱甚至还会看到猫炸毛并且发出威胁的叫声。

         ER这边就完全相反了,黑眼圈和疤痕怎么看都不像是什么和善人却浑身趴满了猫。

         “滚远点啊。”

       毫不耐烦的ER一脸嫌弃的看着在自己身上蹭来蹭去的猫(们)。

        那句威胁对猫咪来说并没有用,这并不能阻止更多的猫过来围绕ER。

        嘴上骂着,ER手也在把跳到自己肩膀上的那只抱下来,但抱下来一只另一只又会借机上位。

        甚至就连这家店最凶最讨人被人抱的“女王”都挑了ER的双腿卧着。

        ER在脏话咒骂无效后,放弃抵抗任猫咪在自己身上睡觉和玩闹。


        然后EM一靠进ER,ER周围的猫就会立刻开始炸毛,有的直接跑掉,有的不愿意离开ER就抓住ER的衣服朝着EM叫。



       后来ER满身猫毛的和EM走了。


————————————————

       就是想看ER和猫相处罢辽。